全國服務熱線:13580798063

當綠色夢想聚焦農村現實:萬億市場遇上沒錢治理?

2018年11月14日

    由于預算的考慮不當,一些污水處理措施因缺乏運營資金而被迫停工,導致農村污水處理經費的浪費。農村的污水處理收費機制尚不健全,收費模式尚在探索階段,導致污水處理資金回籠更加困難。

    農村環保治理市場廣闊,但誰來掏錢治污,一直是個懸而未決的事情。

    118日,生態環境部、農業農村部日前聯合印發《農業農村污染治理攻堅戰行動計劃》,計劃提出到2020年,確保完成13萬個鄉村的環境綜合整治任務;東部地區、中西部城市近郊區等有基礎、有條件的地區,基本實現農村生活垃圾處置體系全覆蓋等計劃。

    在本次行動計劃提到:鼓勵有條件的地區,探索建立污水垃圾處理農戶繳費制度。

    樂觀者認為:這勢必將掀起新一輪農村環保投資高潮,農村極有可能會成為社會資本關注的重點對象。據推算,農村三大革命(垃圾革命、污水革命、廁所革命)的銳意推行,將會打開環保萬億級別的市場。

    其實早在去年,“中央一號文件”明確提出要集中治理農業環境突出問題。在政府的指導下,不斷推行改善生態,建設美麗宜居鄉村;推進農村生活垃圾治理專項行動、開展農村生活污水治理、支持農村環境集中連片綜合治理和改廁等活動。

    可是這萬億蛋糕真的那么容易吃嗎?農村市場看起來前景廣闊,可前進的路上卻充滿了荊棘。

    資金匱乏

    那么,讓我們以污水處理為例,看看我國農村環保市場面臨的現實問題。

    2016年,我國村鎮污水處理行業達到400多億的產值,預計2020年產值可增至840億,2025年,這一數字可達1300億。

    面對這么巨大的產值誘惑,從目前水務市場的發展來看,污水處理戰場將開始向農村轉移,像京藍科技、聚光科技等企業都已經加入到農村污水處理的大軍中來。

    但是,這看似華麗的巨額回報僅是少數,許多的地區包括投產資金、運維資金在內的污水處理資金著實捉襟見肘。

    日前,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首席經濟學家駱建華指出,由于農村污水處理回報機制不完善,導致后續投入的資金不足,污水處理廠無法持續運營,淪為“曬太陽”工程。

    目前,全國尚未出臺統一的農村污水處理設施運營經費的撥付辦法和標準,相關費用主要靠各級政府投入,甚至一些地方需要鄉鎮自籌。顯然這對于某些還尚已扶貧為主的村鎮來說,是巨大的負擔。

    盡管今年國家財政開始大面積向農村傾斜,但是從政策的頒布到具體規范的實施,還有很長一段路需要摸索。

    由于預算的考慮不當,一些污水處理措施因缺乏運營資金而被迫停工,導致農村污水處理經費的浪費。

    現有的農村環境綜合整治資金中,用于村鎮生活污水處理費用偏少,并且補貼環節不合理。重建設、輕管理成了普遍現象,導致后期運營資金不足。加之沒有明確的農村生活污染控制技術路線和管理模式,讓污水處理廠的運維成本幾何倍攀升,動輒運營費用達到每年數百萬元,大大的增加了鄉鎮的壓力,讓補貼出來的工程只能“曬太陽”。

    而部分企業在考慮選擇技術路線時,不考慮后期運行的實際情況,只想著工程盈利,盲目選用高能耗工藝,讓后續的運營資金不堪重負。

    農村的污水處理收費機制尚不健全,收費模式尚在探索階段,導致污水處理資金回籠更加困難。

    農村地區收入本不高,向居民收費困難。加之長期享受福利,尚未形成繳費習慣,很少有人愿意承擔較貴的運營費用。多數年輕人外出務工,向留守老人收費就更加困難。

    政府補貼不到位,居民收費又難以保證,這個看似風光無限的農村市場實際上比我們想象中要艱辛得多。

    誰來付費?

    不僅是污水處理,包括垃圾處置在內的農村環保市場,都面臨著相同的問題。

    以農村環衛市場為例。目前農村環衛運營中的政府撥款約占三到四成,地方和社會資金在六到七成左右,這對前期需要占用大量資金、回款周期較長的環保企業來說,十分考驗企業自身的資金實力和周轉能力。

    無論是標準不當還是資本匱乏,歸根結底還是由于制度的缺失。農村環保體系的開展關鍵既要依靠市場化運作,也需要政府制度的進一步完善。

    目前,最主要的方式就是引入社會資本,以解決燃眉之急。通過減稅、補貼等一系列優惠政策,建立多元投融資體制,并在設立專門的項目基金,共同構建農村環保體系。

    農村污水處理設施建設運營可采取兩種模式:一是官建民營,充分利用環保企業的技術優勢和專業能力,實行第三方運營管理。二是合作建設,政府出讓農村污水處理廠的經營權和收益權吸引投資,由投資者進行建設經營,政府花錢購買服務。

    引入社會資本后,將實現環保設施的建、管、養、運一體化,大大減少營運的花銷。

    民眾是垃圾和污水的產生者,自然也要承擔應有的責任。如果真正實施農村水價的改革,讓農民也能承擔起一部分垃圾和污水處理的費用,的確可以為資金匱乏的農村市場注入新鮮的血液。

    另外,繳費制度的推行,不僅可以彌補處理污染所悟運營經費的缺口,更重要的是可以讓村民主動參與到環保中來,自覺減少排放,大大降低污染處理的成本。

    不過,從此次的行動計劃看,只是謹慎提出了“鼓勵有條件的地區,探索建立污水垃圾處理農戶繳費制度。”并沒有全面鋪開,這仍是充分考慮了國情。

    解決農村環保資金來源,靠向農民收費,顯然不現實。除了東部沿海發達地區,將治污費用分攤到農民頭上,無疑是加重了農民的負擔,會給農村治污帶來負面效應。而中國鄉鎮一級的財政收支,本就勉力維持運轉,多數地區已經淪為吃飯財政,如果再切一塊兒用來治污,顯然也不現實。

    未來,農村地區的治污經費,有賴于中央財政和省級市級財政統籌,確保其經費來源。如此,才能給農村環保市場迎來曙光。

來源:東莞環保工程公司—莞綠環保工程
篮球女孩 哈尔滨小姐qq电话 血流成河麻将 河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竟彩 浙江体彩6+1开奖时间 微信怎么股票群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 3d最准确的独胆计算方法 日本a片常用日语 济南按摩服务全套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富贵棋牌游戏大厅 甘肃快3开奖最新走势图 河内五分彩软件下载 尚牛配资 红中麻将代理加盟